圈养种群数量不断增多,在神龙架自然保护区建

2019-09-10 13:58栏目:地球科学
TAG:

本报讯3月28日,美国生态学会与中国生态学会联手创办的《生态系统健康与可持续性》期刊,发表了由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陈怡平、美国哈佛大学教授Aaron Ellision和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吕永龙联合署名的文章《建立圈养大熊猫放归特区》。

中美科学家建议设圈养大熊猫放归特区

    笼箱门一打开,大熊猫“祥祥”就一路小跑躲开人群,然后不紧不慢地消失在山林中。
    4月28日,国家林业局和四川省政府在卧龙自然保护区实施圈养大熊猫野外放归。放归野外的大熊猫“祥祥”,是人工圈养繁育的,并经过长达3年的野外生活培训。这在全球属第一次。
    为“祥祥”开启箱笼门的国家林业局副局长赵学敏说:“事实将证明,今天的野放活动将震惊世界。‘祥祥’野放标志着中国大熊猫保护工作开始从加强野外救护、强化人工圈养阶段向野化放归新阶段迈进,也标志着我国其他濒危野生动物野化放归工作的开始。随着我国濒危野生动物圈养繁育技术的成熟,圈养种群数量不断增多,已经基本具备了向野外提供种源、开展野化放归的条件。”
    “祥祥”是雄性大熊猫,2001年8月25日出生于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当年11月,国家林业局党组成员、中国林科院院长江泽慧为它命名并捐资认养。几年来,江泽慧及全家每年都捐赠经费。因公不能前来放归的江泽慧,特意派人送来了放归经费,给“祥祥”捎话“今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并祝福“祥祥”“生活美好,家族兴旺”。
    据第三次全国大熊猫资源状况调查,全国有野生大熊猫1596只,分布于四川、陕西、甘肃3省的6个山系。虽然总体数量在恢复,但最小的种群只有三五只,栖息地呈孤岛状分布,破碎化严重。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魏辅文说,受环境因素影响,如果不人为干预,小的种群因基因杂合度下降,可能走向灭绝。
    目前,我国已初步建成以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陕西楼观台大熊猫救护中心为主,其他有条件的动物园积极参与的圈养大熊猫科研、繁育、饲养体系。中国科研人员基本解决了大熊猫圈养繁育中发情难、配种受孕难和育幼成活难的“三难”问题,圈养大熊猫种群已达183只。圈养种群已步入自我维持阶段,基本具备向野生种群补充的条件。
    为尽早实现圈养大熊猫放归野外、复壮野外种群的目标,2003年7月8日,“祥祥”被放到2.7万平方米的圈养场,次年9月15日被放到24万平方米的二期中型培训圈进行野化培训。今年2月,经科学家鉴定,“祥祥”已具有野外生存能力,可以放归到野外栖息地。
    放归野外的“祥祥”被科学家套上了无线电信号跟踪装置和GPS定位项圈,不但将为以后野放人工繁育的大熊猫提供尝试和借鉴,还可以在“祥祥”行为异常时及时提供救助。
    卧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和民说,要达到国际公认的100年维持生物多样性95%的水平,大熊猫圈养种群应该达到300只。为了缓解野生大熊猫小种群近交衰退,增加野外种群遗传多样性,我国科学家已经制定了圈养大熊猫野放的短期与中长期目标。(中国绿色时报  2006-05-08)

研究人员表示,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大熊猫保护取得卓越成就,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作出了巨大贡献。然而,野生大熊猫保护也面临着栖息地破碎化、自然灾害、气候变化以及人类活动干扰等问题。为此,中国政府在2017年决定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但文章作者认为,目前大熊猫公园并不是理想的圈养熊猫放归基地。

本报讯3月28日,美国生态学会与中国生态学会联手创办的《生态系统健康与可持续性》期刊,发表了由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陈怡平、美国哈佛大学教授Aaron Ellision和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吕永龙联合署名的文章《建立圈养大熊猫放归特区》。

他们在文章中指出,自从1992年人工授精技术在大熊猫繁育上取得突破,人工繁育大熊猫数量持续增加。但这也面临一些新的问题。人工圈养中心距离人类活动剧烈的城市较近,环境污染、人和宠物疾病等给圈养大熊猫造成巨大威胁。近期研究发现,圈养大熊猫和野生大熊猫均暴露在较高浓度的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中,健康已经受到威胁。因此,将圈养大熊猫野化、放归圈养大熊猫是必由之路。

研究人员表示,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大熊猫保护取得卓越成就,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作出了巨大贡献。然而,野生大熊猫保护也面临着栖息地破碎化、自然灾害、气候变化以及人类活动干扰等问题。为此,中国政府在2017年决定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但文章作者认为,目前大熊猫公园并不是理想的圈养熊猫放归基地。

科学家建议,抛开地方保护主义情结,在神龙架自然保护区建立圈养大熊猫野化训练与放归特区。神龙架保护区曾是大熊猫的栖息地,而且有60多种竹子可供其食用。同时,保护区破碎化程度低且周边污染源少,环境质量较好。此外,神龙架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占地约3300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85%, 是理想的大熊猫庇护所。

他们在文章中指出,自从1992年人工授精技术在大熊猫繁育上取得突破,人工繁育大熊猫数量持续增加。但这也面临一些新的问题。人工圈养中心距离人类活动剧烈的城市较近,环境污染、人和宠物疾病等给圈养大熊猫造成巨大威胁。近期研究发现,圈养大熊猫和野生大熊猫均暴露在较高浓度的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中,健康已经受到威胁。因此,将圈养大熊猫野化、放归圈养大熊猫是必由之路。

他们还提议成立大熊猫繁殖与野化工程研究中心,为国内外从事生态环境、野生动物保护及相关研究的科学家提供平台,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贡献中国智慧案例。

科学家建议,抛开地方保护主义情结,在神龙架自然保护区建立圈养大熊猫野化训练与放归特区。神龙架保护区曾是大熊猫的栖息地,而且有60多种竹子可供其食用。同时,保护区破碎化程度低且周边污染源少,环境质量较好。此外,神龙架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占地约3300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85%, 是理想的大熊猫庇护所。

《中国科学报》 (2018-03-29 第4版 综合)

他们还提议成立大熊猫繁殖与野化工程研究中心,为国内外从事生态环境、野生动物保护及相关研究的科学家提供平台,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贡献中国智慧案例。

《中国科学报》 (2018-03-29 第4版 综合)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人工免费计划发布于地球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圈养种群数量不断增多,在神龙架自然保护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