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项系统工程,乡村振兴需

2019-09-18 21:32栏目:产品评测
TAG: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一重大决策部署。中央《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强调,乡村振兴要坚持全面振兴,通过挖掘乡村多种功能和价值,统筹谋划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这为新时代重塑乡规民约的乡治功能提供了广阔舞台。作为中国传统基层社会治理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规范体系,以王阳明《南赣乡约》、朱熹《朱子家礼》、吕氏四贤《蓝田乡约》等为代表的乡约圭臬,在传统乡村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为今天的乡村振兴提供了有益启示。

原标题:乡村振兴靠人才

到乡村去,才能振兴乡村

发挥乡规民约在乡村振兴中的秩序生成功能。明正德十一年九月,王阳明临危受命,历时一年半时间,先后平定了福建、江西、广东等地数十年的祸乱。为了对初定的社会进行有效治理,王阳明制定《南赣乡约》与《十家牌法》,同时,推行保甲弭盗安民,设立社学推行教化,设立社仓以济灾荒,从而构建起官府主导推行的乡约、保甲、社学、社仓四者合一的乡治模式。《南赣乡约》的内容主要包括强调相互帮助、维护社区治安、进行社会监督和移风易俗等方面。其目的在于整饬社区生活秩序,加强以自我约制为主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从而使“各安生理,勤尔农业,守尔门户,爱尔身命,保尔室家,孝顺尔父母,抚养尔子孙”,避免“以众暴寡,以强凌弱”,使民“永为善良”,“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妇随,长惠幼顺”,“小心以奉官法,勤谨以办国课,恭俭以守家业,谦和以处乡里”,从而以“兴礼让之风”,“成敦厚之俗”,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王阳明推行的乡治,使当时的南赣地区风气焕然一新,“民无重赋,家有田耕,城郭乡村,一派清明”。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靠什么?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转型中的农民与农村”分论坛上,多位与会嘉宾表示,人才对乡村振兴至关重要。

来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新闻频道 发布时间2018-04-26 13:56:33

目前,各地正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狠抓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不过,也有个别地方沉迷于在办公室里撰写文件、浮在论坛上讲概念,把乡村振兴当成一个筐来装,当成一句口号来喊,当成一种概念来玩,文章、文件满天飞,论坛、研讨会接踵而至。客观地说,必要的研讨论坛是应该的,但如果把乡村振兴摆在这种华而不实、隔靴搔痒的形式中,不仅会影响乡村振兴目标的推进,还会误导基层群众,让老百姓失去幸福感、获得感。

到乡村去,才能振兴乡村。过去我们常讲,农业农村经济发展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三靠投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项系统工程,其主战场在乡村,重点难点也在乡村,最根本的是要农业振兴、农村振兴和农民振兴,这就要落实好中央“重中之重”的要求,举全党之力、全社会之力,将政策贯彻到乡村、科技普及到乡村、项目布局到乡村、投入落实到乡村、干部指导到乡村,汇集社会各种资源要素包括城市资本、工商资本都到乡村,才能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目标。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关乎我国经济发展质量的成色,关乎城乡融合发展的速度,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各地各部门应充分调动广大农民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把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化为推动乡村振兴的动力,脚踏实地,深入乡村、根植乡村、服务乡村,以抓铁有痕的精神和滚石上山的力气推动乡村振兴。

就今天来说,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秩序稳定是保障。当前,我国乡村治理中已经出现了很多诸如理事会、议事会、新家训家风、新乡贤等创新模式,为乡规民约秩序生成功能的时代转化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与实践。我们要充分借鉴《南赣乡约》与《十家牌法》等乡规民约在保障社会秩序方面的重要作用,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加强农村群众性自治组织建设,健全和创新村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机制,发挥自治章程、村规民约等新乡约的积极作用,确保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

“戏要唱好,需要靠唱戏的人,没有人,乡村振兴就是一句空话。”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就要加大“三农”干部的培养力度,全面建立职业农民制度,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引导支持鼓励各类人才返乡下乡创业兴业,鼓励他们在农村的广阔天地中大显身手,施展才华。

发挥乡规民约在乡村振兴中的道德培育功能。南宋淳熙三年,大儒朱熹有感于当时道德废佚,严重破坏了社会的稳定,慨叹道:“呜呼!礼废久矣。士大夫幼而未尝习于身,是以长而无以行于家。长而无以行于家,是以进而无以议于朝廷,施于郡县,退而无以教于闾里,传之子孙,而莫或知其职之不修也。”所以他从恢复道德礼仪出发,制定了《家礼》。朱熹认为“古之庙制不见于经,且今士庶人之贱亦有所不得为者,故特以祠堂名之”,于是在《家礼》中恢复了传统宗法主张,并把贵族之礼引为庶民之礼,使自古以来“礼不下庶人”的情况得到了根本改变,乡村道德培育的制度基础从此确立。自此以后,《家礼》在民间迅速传播,几乎家藏一本,人人得见而遵行之。朱熹根据儒家倡导的由“尊祖、敬宗、收族”扩展到“严宗庙、重社稷”的家国意识,从《家礼》扩展到《乡约》,亲手制定《增损吕氏乡约》,合并了乡约和乡仪的相关内容,并且增加了“读约之礼”。这一增订大大增加了道德培育的成分,通过礼制的仪式感,促进了乡约的传播和发展,为后世乡村道德体系的形成奠定了精神内核和形式架构,影响深远。

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认为,乡村振兴需要政策,需要资金,但是人才也非常重要,应该通过各种举措鼓励农村青年人才留在农村,还要鼓励支持农村引进外来年轻人才,在农村从事现代农业。

当今,传统道德仍然是乡村礼俗体系的重要精神内核,但近年来,受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的侵袭,乡村道德失范现象客观存在,农村思想道德建设已成为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课题。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新时代乡规民约应当承担起这一历史任务,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依托中华传统文化,挖掘传统道德资源,重建具有正确价值观支撑的乡规民约和乡村道德体系,通过乡规民约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人心,转化为人们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从而为乡村振兴打牢思想道德基础,提供强大精神支撑。

“新希望集团决定在5年时间内培训10万个家庭农场主和乡村技术人员。我们首先培训留在农村的年轻人,第二是进城务工后返乡的农民,第三是到农村从事现代农业的城市人才。这些农业人才,我们可以称他们为"绿领",因为他们从事的是保障人民健康的产业。”刘永好说,通过特色经营、农村电商等,可以让农民的日子过得更好,让农民成为一个别人羡慕的职业,希望企业家们都行动起来,发挥自己在资金、市场、人才培养等方面的优势,组成一个新时代的“绿领大军”。

发挥乡规民约在乡村振兴中的文化涵泳功能。北宋熙宁九年,由京兆府蓝田儒士吕大钧首先提出在本乡推行一种新型的地方规范,根据自家《家规》制定了乡约规范,并在陕西蓝田的局部地区付诸实行,称为《吕氏乡约》,也称《蓝田乡约》。《吕氏乡约》开篇即规定“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采用自上而下的原则,为后世树立了一个和谐共生的乡村文化标准。虽不久北宋既亡,但《吕氏乡约》奠定了乡约组织规范的基础,后世多沿袭之。明成祖表章《蓝田吕氏乡约》,列于性理成书,颁降天下,使乡里朝夕诵读。在这一背景下,许多名臣硕儒如方孝孺、王阳明、吕坤、章璜、刘宗周、陆世仪等都致力于推行乡约,许多乡绅也在本乡本土提倡或率行乡约,这对乡约规范的制定和乡风文化的养成起到很大推动作用。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介绍,过去3年,阿里巴巴做了农村淘宝项目,目前已经在全国近700个县拥有服务点,让农村享有了和城市一样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服务,“但是更让我兴奋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农村淘宝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回到了农村,这将对农村未来发展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这也是阿里巴巴为农民和农村作出的贡献”。

传统的乡村文明是有纲领、有价值观基础、有内在灵魂的,其倡导孝父母、敬师长、睦宗族、隆孝养、和乡邻、敦理义、谋生理、勤职业、笃耕耘、课诵读、端教诲、正婚嫁、守本分、尚节俭、从宽恕、息争讼、戒赌博、重友谊等内容。这些乡风乡箴,均是从孝扩展到忠,从家扩展到国,是一个完整的文化谱系。我们要深入挖掘其中所蕴含的优秀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并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赋予乡规民约新的时代内涵,不断丰富其表现形式,充分发挥其在凝聚人心、教化群众、淳化民风中的重要作用,使乡规民约焕发勃勃生机,为新时代乡村振兴提供坚实的文化保障。

(作者:刘志松,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与纠纷解决机制多元化的场域融合研究”负责人、天津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人工免费计划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项系统工程,乡村振兴需